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师生文苑

乡下孩子


碧绿的田野里,一声声竹笛儿、柳笛儿在翠绿的秧苗上飘起,忽高忽低,时响时息,那么悠扬,那么柔美,那么欢悦。

原来是一群山里的孩童,他(她)们在打猪草、割牛草的间歇,用笛声来解除劳作的疲惫。

河边的草地上,青草茂密,草碧山花俏,那是乡下孩子的天然游乐场地,他们撩起一束垂柳枝条可以荡秋千,扯几把青草就把竹背篓塞满,在河里扎一个猛子就能抓到鱼虾。小小的年纪,就学会了做饭、喂猪、养鸡,那一张张润润的小脸儿,布满晶莹的汗珠,仿佛一朵朵沾滴晨露的月季,既让人喜爱,又叫人怜惜。

早几时,山乡田园里还是枝条光杆,草儿鹅黄嫩绿,叶芽初绽,而此时,小草探出头钻出了地面,树芽儿芽苞初放,花苞初绽,金黄的油菜花开了,黄灿灿犹如黄毯,雪白的萝卜花开了,白生生如雪耀眼,刚插上秧的稻田,水映天光,白茫茫一片,桃园里桃花红艳,远看如同一把把撑开的粉红色大伞,麦田里,风吹麦穗涌金浪,那齐刷刷的麦芒,犹如乐谱上的线条,一串麦穗儿,就是一个跃动的音符。

河边的草地上,草儿嫩嫩的,肥肥的,只须用手扯扯,不用镰刀割,一会儿就把竹背篓装满,孩子们把猪草、牛草割好了,就在草地上玩翻筋斗,捉迷藏的小游戏。草地软软地如同垫子,摔在地上,一点也不觉得痛。男孩子用割草刀砍下岸边的小金竹,截下大指拇长一截,把一头削尖,破一小缝,在缝口安上竹叶,一支竹哨就作成了。

呜嘀,呜嘀……

是谁又把竹哨吹响,那么欢快,那么悠扬,一声声时高时低的竹哨声,在和风送暖的山乡响起,让宁静的村庄闹热热来。

责任编辑:州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