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师生文苑

温和友善胜过激烈狂暴


记得伊索寓言《风和太阳》中写到“风用力对行人吹,希望把行人的外套吹下来。但是它愈吹,行人愈把外套裹得更紧。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行人身上,没多久,行人便开始擦汗,并且把外套脱下。”这则寓言旁敲侧击地教会大家这样一个道理:温和友善的劝说往往比激烈狂暴更为有效。

记得上学期期末考试即将来临,所有的老师都在为学生们能考一个好成绩而抓紧复习,当然我也不例外。那段时间我天天给学生们印各种试卷,希望学生们多做一些题,考试也能熟能生巧。有一天下午第一节课我去上五年级的英语课,我让学生们把我前一天上课我给他们发回去做的的一张英语试卷拿出来,我给大家讲一讲。当时所有的学生都把卷子拿出来了,只有少数几个“惯犯”却迟迟没有拿出来,我走过去问他们卷子去哪里了呢,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昨天你喊班长把卷子发下去,他们当场就把卷子撕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浑身都不自在,感觉有一团火在不断地往外蔓延。我很生气,于是就请这几位同学站了起来,然后批评了他们一顿,说他们态度不端正,暴殄天物,不尊重老师的劳动成果。其中有几个学生意识到自己错了不自觉地低下了头,但是这时又突然莫名地传来了一句很刺耳的话:“你他妈的自己要给我们印卷子,又没人叫你给我们印,你可以不印啊!”我顺着这个声音朝前看去,原来是一个身材瘦瘦的、高高的,各科成绩优秀,平时性格内向的学生—王小溪说的。他也是周五把试卷撕了的学生之一。当时我听到这句话有如五雷轰顶,但我并没有感到一丝愤怒,反而很平静同时又感到不解。我沉默了许久,全班学生都沉默了,仿佛全世界都处于休眠状态。然后我说了这样一段话:“王小溪,请你收回刚刚你说的话,这不应该是你说出来的。我觉得我自己很失败,教了你两年,换不来你的感激之情,换来的却是你的唾骂和责备。对不起,我没想到印卷子给你做,让你这么反感,以后你不想做卷子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可以少印一份,但是你不能践踏老师的辛勤劳动。”说完那些话我就请他们坐下来了,然后继续上课,坚持把那张卷子讲完了。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勇气鼓舞自己在遇到那种情况下还能那么淡定从容的坚持上课。换做其他老师估计早已暴跳如雷,亦或是弃离教室。但是我既没有生气,还能淡定处理这种突发情况。我想这大概就是做教师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吧!

下课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班主任老师,希望他的班主任老师跟他沟通一下,调查一下他产生这种行为的原因。但是都石沉大海,毫无线索,他始终不肯说。经过班主任老师的苦口婆心的教育和沟通,放学的时候他找到了我,然后非常诚恳的跟我说了一句对不起,自己今天不该那样跟老师说话,已经知道错了,希望老师可以原谅他。听完后,我点了点头,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要懂得尊重他人。”当天晚上我彻夜难眠,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哪里出问题了,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平时听话懂事,少言寡语,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的学生公然顶撞老师、唾骂老师?我想不通。我拿出手机在网上查询了许多关于学生顶撞老师、辱骂老师的原因,但似乎与王小溪都沾不上边,因为在他身上之前也发生过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记得六一儿童节那一天,原本参加鼓乐队的他却缺席了,并且醉醺醺的在教室耍酒疯,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一边哭一边喊。没办法,班主任老师只能打电话喊其家长把他接回家了。当时看到王小溪发生这种事,我就很疑惑,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让一个五年级学生要用酒精去麻醉自己,是误喝?还是觉得好玩?一连串的猜测促使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个孩子的问题。因为他的心理已经有问题了,需要及时疏导。

第二天早上,上课前我把他喊到教室外面,想要跟他聊一聊。但是无论我怎么问,他始终只字不提。只有我一个人在那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我的大道理以及我自己的成长史。最后,我对他说,我从来都没怪你,我相信你昨天那种行为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还愿意上我的课,愿意做卷子,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不希望你自毁学业,请你尽快调整自己的状态,好好备考。他家住忠路镇梨山村,刚好他们村有个教学点学校,里面有个相识的老师,通过了解得知,原来问题在于他的家庭。

他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村人,家里只有他和弟弟两个孩子,由于家里没有女孩子,作为家里的老大,所以家里的家务活都落在了他的肩上,父母只负责下地干活。梨山村离学校路程遥远,大概步行一个多小时,而他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得起来自己做早饭吃,然后翻几座山后才到达学校,有时候起来晚了还会饿着肚子去上学。放学回到家,完成家庭作业后,还要赶在父母干活回来前把晚饭做好。相信这样一个听话的孩子应该没人不喜欢吧!但他的家长对他却从来都没有一句嘘寒问暖的话,相反的还经常责骂他这做不好,那做不好。就算成绩 好,也得不到父母的一句夸奖,所以他的自信心一点一点被摧毁,性格越来越内向。正巧六一儿童节那一天早上,因为要早点来学校化妆,他饭还没做熟,同学就来喊他上学了,所以他就没吃早饭,饿着肚子来上学了,出门时他用一个空易拉罐倒了一罐白酒,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喝,当时同学们都以为他喝的是饮料,谁料,到校后,他竟醉醺醺的,还耍起了酒疯,在地上只打滚,一边哭一边说他妈妈偏心,只有弟弟是他养的,感觉他自己不是他们生的,家里什么事情都是他做,成绩好也得不到认可,从来都没听到父母的一句夸奖,听到的只有责骂。后来,班主任打电话喊家长把他接回去了,所有老师包括他的家长都不知所措、不知缘由。接下来就发生了课堂上他当众辱骂我的那件事情了,其实这些事情都有着必然的联系。因为在父母那里得不到认可,只有责骂,所以当我批评他撕掉卷子后,他条件反射学习他的父母把责骂用到了我身上了。我知道他现在内心极度害怕被批评和被责骂,他需要人安慰和开导,否则他会成为问题学生,我决定帮帮他,于是我给他写了一封长达四页的书信。没想到我的真诚和关心竟把他从泥潭中拉了回来,他上课更认真了,也乐于回答问题了,作业不懂也时常问我,最后期末考试英语成绩竟考了第一名。我很欣慰,为他的转变而开心,幸好当初没放弃他。

“娃娃的脸,就像六月的天”,我们不能猜透他们的心思,也不一定能找准对症的药方。但我们知道:不能“针尖对麦芒”“一针顶一线”。教育教学中,对于有些孩子的过错,我们不能简单地以点带面,也不能固守“教育要及时”“小树苗不及时扶正就会长歪”等教条,当时轻描淡写或者干脆置之不理,先冷处理、弱化矛盾,找准时机再“点石成金”常常收效更佳。 

生活、工作中不是给人压力、给人逼迫,就能取得好收效,疾言厉色或者使用暴力,是无法令人心服口服的。尊重、温暖、安详、爱语,才更让人心生欢喜、心悦诚服。 

遇到问题,何需“剑拔弩张”呢?“多一些人情味,多一分慈悲,多一些柔软语,多一点关爱的眼神,人与人之间就能连成一片蔚蓝而清澈的天空”,播种尊重、宽容、友善、温和,我们的教育工作何愁不能拥有星云大师描绘出的这种美好境界呢? 

 

责任编辑:州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