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师生文苑

扎根乡村教育 演绎生命精彩


接到吴金兰主任邀请到随县参加“教育部--中国移动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送教活动”的电话时,我正在华东师大参加校长课改能力提升培训,返程的路上恰好和随州之行的行程在武汉顺利对接。2017年5月7日下午四点,干训处刘期锡主任和印主任、武汉光谷实验中学马国友校长、黄石市民主街小学魏才友校长、黄石市沿湖路小学王玲校长和我六人,驱车前往随县,夜幕降临时,我们终于到达随县新城教育局,在机关食堂就餐后宿神龙大酒店。

晚上,看酒店房间里的推介、百度,想探究一下随县教育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土壤。看后感叹,随县不仅仅属于随县,他应该是中华民族的随县,让人能找到根的感觉。炎帝在随县厉山耕种,史载神农氏“始作耒耜,教民耕种;遍尝百草,发明医药;日中为市,首辟市场;治麻为布,制作衣裳;削桐为琴,练丝为弦;弦木为弧,剡(yan)木为矢;耕而作陶,冶制斤斧;建屋造房,台榭而居。”百业由此兴焉。

我于随县的感觉在四个关键词:农村、质量、课改、文化。

随县行政区划几经变迁,但炎帝神龙氏的历史传承,从各方面决定了该县以农为主的现实。面对着众多的农村校长,一种情怀,一种亲切感、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中国农村、农业、农民的根本问题在教育,而教育就是解决三农问题,解决贫困代际相传,解决精准扶贫的根本途径。当前教育资源相对集中,让大量学生和教师涌进城镇,农村学校急剧萎缩,规模和人气下降,文化对农村的浸润逐渐干涸。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仍然有一批新时代教育上最可爱的人,坚守在广袤的农村,用他们的情怀、智慧和汗水耕耘在教育的麦田。作为湖北省卓越校长培训班学员中唯一的农村校长,面对随县广大的农村校长队伍,我终于感觉到自己存在的必要性和代表性。我们都扎根在农村贫瘠的土壤上,我们在守望麦田,守望未来,我们在悲悯农村教育的捉襟见肘的同时,又在憧憬希望的田野无限风光。

我曾在自己所在的学校里把办学的目标定位为“建设智慧、美丽的乡村校园,努力把学校打造成武陵山区农村寄宿制学校的典范。”我经常在实践,在探索,在提炼,在反思,我究竟能分享多少农村寄宿制学校具有示范引领的东西。走进随县,看到更多的农村学校,看到农村教育更多的共性,反思更深刻。管理的理念、模式、思路、实效、创新、文化,一股脑儿的都冒出来。深受启发和教育,回学校后,还得继续围着自己的理想而前赴后继地去砥砺前行。

第二天清晨,一轮红日从酒店门口静静的湖泊对面冉冉升起,透过窗户,平原地区异于山区的风光让我兴奋起来。洗漱完毕,开始准备当天的报告。八点多,走进会场,参加培训前的动员,看到教育局的重视,看到台下200多名校长齐聚一堂,我还真没底气。

走进随县,感觉到教育的两大特色,一是全县文化立校的思路决定了办学的品质,二是质量兴校的成就决定了办学的底蕴。以此为契机,形成的正副校长全员培训、骨干校长接对帮扶、特色学校交流提升的三级培训模式,正在润物无声的静默中流淌。

第一个作报告的是马国新校长。随县是他的故乡,他是从这里冲出去的千里马,而今不忘初心,反哺桑梓教育。他把学校的文化当做一种教育的语言,引领着学校协调发展。第一次当场聆听了他的“帮教育”,被他深厚的教育理论、深刻的教育思想、深情地教育故事深深打动。

教育要扎根,教育要传承,教育要创新,教育要回归,其实我们在追求教育潮流的时候,终于发现,教育就是轮回,就是积淀。而积淀就是文化。

我是第二个作报告的,根据送教的需求,我的主题是从操作和实践的层面谈校园文化建设,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为随县文化兴教的战略分享自己当校长15年的经历和感悟。

上午的报告在一个小时以内顺利结束,我很忐忑,不知培训对校长朋友们有无帮助。但是无愧的是,我感觉我尽心尽力,毫无保留了。

下午是随县20余名种子校长与我们四个送教的校长举行沙龙活动。怀着敬畏之心,我利用中午再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做法作了一个梳理,有备而去,以期去和他们砥砺思想,共同探讨。会上,校长们就各校文化建设的情况做了交流,提出了很多的困惑和想法,请求我们“问诊把脉”,面对同行的诚恳和虚心,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知无不言,倾力交流,把自己在学校管理中的思考,经历,经验,感悟等分享给这一群有思想和进取的校长们。大家达成共识,学校的文化需要积淀,提炼,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文化一旦形成,学校就逐渐走向成熟,似乎有一种无声的语言在把控着学校,让它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沙龙后,根据送教的要求,种子选手们还要和我们几位校长签约长期合作交流,我非常兴奋,发现有八位校长选择了我,看来,农村、文化这两个主题把我们的思想紧紧地捆在了一起,我在随县找到了知己。

沙龙结束,我们在厉山三中张斌校长的热情邀请下,驱车前往学校参观。一路走来,才发现一个秘密,原来马国新校长就是从这所学校里杀出的一匹“黑马”。2003年,他就开始了教育改革,朱永新教授提倡的新教育实验在厉山三中开始发芽、生根、成长,以至于最后扩大到全县,走向全国。马校长也因之作为创新型人才走到省城,成为全省的知名校长。新教育实验的宗旨在于“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新教育的特点是“新”、“信”、“心”、“幸”、“星”的教育。它努力建设三大课程--以“晨诵—午读—暮省”为核心的儿童课程;以“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专业发展共同体”为核心的教师课程;以“追求知识与生活、生命共鸣为最高境界的生命课堂”。新教育实验六大行动—-营造书香校园、构筑理想课堂、培养卓越人才、师生共写随笔、聆听窗外声音、建设数码社区。四个改变—-改变教师的行走方式、改变学生生存状态、改变学校发展模式、改变教育科研范式。新教育实验培训会年年举行,随县“相约炎帝故里,聚焦乡村教育”就是其中最近的一期。看罢这个主题,我心自窃喜,作为农村中学的一名校长,一名探索者,我此行是不是有西天取经的感觉。新教育从儿童课程到有效课堂,从专业发展到校园文化,从中国文化到完美教室,这清晰的行走,更让我兴奋。因为我也正致力于校园文化的实践研究,随县,给了我根的滋养。

古罗马诗人奥维德说:“没有什么比习惯的力量更强大。”厉山三中抓大亦不放小。在全面整合德育工作的基础上,把新教育的每月一事作为推进德育工作的切入口,培养学生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公民意识。如吃饭(穿着、购物)-节俭,走路(集会、排队)-规则,植树(护鸟、栽花)-公益,踏青(扫墓,参观)-自然,扫地(小制作,做饭)-劳动,唱歌(绘画,器乐)-艺术,足球(乒乓球、羽毛球)-健体,问候(微笑、感谢)-社交,阅读(共读一本书、读书俱乐部)-求知,家书(做家务、算算亲情账)-感恩,演说(辩论会、讲故事)-口才,日记(随笔博客和微博)-自省。在每个月的三个事情中选一个,突出一个主题,增强了德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对比我校,我们也从“十好”为切入口,形成了走好路、排好队、吃好饭、睡好觉、如好厕、饮好水、着好装、健好体、上好网、上好课的德育系列并研发了细则。两个学校都从细处入手,化繁为简,为德育工作找到了很好的载体,取得了良好的育人效果。培养了学生一辈子享用不尽的好习惯。践行了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定基础的办学理念。

上海建平中学冯恩洪说,一个学校就两件事,一个课堂,一个课程。厉山三中成熟的立体合作课堂模式和教学流程,八大课程体系彰显出其深厚的底蕴。

执着坚守的理想主义、深入现场的田野意识、共同生活的合作意识、悲天悯人的公益情怀。厉山三中正以此为精神,“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如果说进入厉山三中是自选内容,亦或是马校长的怀旧的话,第三天进入高城镇高城中学则是送教早已安排的了。用钟灵毓秀、人杰地灵来形容高城中学实在是恰当不过的了。炎帝的历史文化和静静的漂水河,让校长胡超和他的团队找到了教育的根。学生、学校和教育与自然、社会、传统和实践有着血脉联系。他们倡导做有根的教育,育有根的人,要回归教育本真,给孩子创设自由发展、健康成长的天地,办真实的教育,创幸福的教育,找到教育回家的路。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该校借漂水的滋养和灵感 ,以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国学经典,打造出了漂水文化。漂水,随州五大水系,源于湖北省随州市东北桐柏山东南,流经殷店、高城、万店和淅河镇,河流干支流长100.8公里,于淅河镇与府河汇总,成为长江的支流之一。高城镇中心学校坐落在漂水河西岸,宛如玉带上镶嵌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高城中学可以说把水文化做到了极致。

善--上善若水 。一是“人之初,性本善”之“善”,亦即“善良”之“善”。他们以为无论是“学之初”,还是“教之初”,都是“性本善”的,而且也必须都是“性本善”的。正所谓“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二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善”,亦即态度、方法之“善”。可以说态度“善”了,方法也“善”了,还有什么“其事”不可“欲”的。所以,“其器”“必先利”。讲究“水文化”的滋养,本身就是在“先利其器”,是“先利”思想“其器”,是“先利”心灵“其器”,这很重要,事实也证明他们的“其器”“利”得很“利”。

容--海纳百川。湖海成就其大,确实是“有容乃大”,“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朱老夫子在《读书有感》中就说,只有思想永远活跃,以开阔的胸襟,接受种种不同的思想、鲜活的知识,广泛包容,方能才思不断,新水长流。

勤--流水不腐。“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道出了“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的千年古训。“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荀子《劝学 》),“业精于勤,荒于嬉” --韩愈。

智—智者乐水。孔子曰:“智者乐水。”“智者”的智慧当如水之灵活。 若藏于地下则含而不露,若喷涌而上则清而为泉;少则叮咚作乐,多则奔腾豪壮。水处天地之间,或动或静;动则为涧、为溪、为江河;静则为池、为潭、为湖海。水遇不同境地,显各异风采;经沙土则渗流,碰岩石则溅花;遭断崖则下垂为瀑,遇高山则绕道而行。水,可由滴滴雨水雪水而成涓涓细流,而成滔滔江河,而成茫茫海洋。

恒—滴水穿石。为者常成,行者常至 。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

活—源头活水。《观书有感》,朱熹有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深—博大精深。明·姜世昌《〈逸周书〉序》:“迄今读书,若揭日月而行千载,其博大精深之旨,非晚世学者所及。” 一是从表面到底部或从外面到里面距离大,与“浅”相对。 二是指时间久,如深秋、深夜,年深日久。 三是指程度高的,如深思、深交、深谈、深省、深奥等。漂水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润—润物无声。“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有大胸怀者,做了贡献而不张扬,默默奉献。漂水河无微不至,随物赋形,用她宽厚的胸怀,默默地滋润着两岸的子女,默默奉献不求回报 。

对比反思我校的文化体系的构建。发觉我们的文化都源于积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给了我们自信,博大精深的国学滋养了校园文化,教育教学的核心是校园文化的厚土,师生是校园文化建设的主体。

“头顶的风光和脚下的路都不可错过”,三天的随县之行,我们和同行的送教专家、教育局和研培中心的领导、部分学校大到理念小到细节的接触,一幕一幕,仿佛在海边拾贝,五颜六色的贝壳让我目不暇接,我不停的俯下身去,拾得行囊满满,踌躇满志。

随县的同仁,牵一牵手,我们永远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随县,挥一挥手,我们还会再来。

 

责任编辑:州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