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师生文苑

悠悠渡口情(小说)


茫茫大山脚下,有一所山村教学点,一仨年过五旬的老师,4名留守学童。

偏僻的村子里,一条宽约十丈的河,河上没有桥,孩子们上下学全是老师摆渡过河。

人吃五谷杂粮,谁没有个三病两痛,这不,老师这次病了,不得不撇下学生,住进了县医院治疗。

孩子们上学搞惯了,只要不是双休节假里,都相约来渡囗,等老师来接过河到学堂。

老师,我们村里这群山里娃,都一大早到渡口边等您来了。

记得每一个晨曦黄昏,我们都在渡口集合,等您来摇船载我们过河上学,可今天,你生病住院不能来给我们上课了,我们像没娘的孩子,满心里都是寂寞与空虚,我们远望大山脚下简陋的校舍,依旧用企盼的目光望着河的对岸,希望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身背书包,驻足岸边,我们唱着老师教给我们的歌谣:“我们是山里的娃,大山是我们的家,勤劳的父母养育着我,我爱大山我爱家。我们是留守的娃,爷爷照管我的成长,辛苦的爸妈忙挣钱,我是一个听话的娃。”……

唱着唱着,我们眼里溢出了泪花,老师,您躺在病床上,听见我们的歌声了吗?看见我们调皮的脸蛋上挂的泪花了吗?愿滚滚的河水,滔滔的浪花送去我们的祝福:早日病愈,重回学校,再给我们讲山外的故事。

几天以后。

孩子们依旧如约来到渡口,依旧唱着想着,想着盼着。看,渡船驶过来了,我们看见你站在渡船的船艄,那船帆上的红领巾随风翻飞,“同学们好,老师回来了。”这是喊结我们听的,我们也高高举起红领巾舞动着,像看见离别重逢亲人似的欢欣雀跃,等待着渡船缓缓地,一步一步地靠我们靠近,靠近。

4个孩子顺着跳板蹦上渡船,老师蹲身把他们揽在怀里,那情景,俨然母鸡护着羽翘下的鸡宝宝,温馨甜美,安详满足。

责任编辑:州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