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教育时评

教研路上最需要知行合一


  教学教研是学校、地区乃至国家教育发展的重头戏,如果说教学质量的高低决定一方水土的润泽程度的话,那么,教研质量的高低就从根本上影响了教学质量提升的幅度。没有教学的教研是纸上谈兵,没有教研的教学只是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因此,要想全面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教学教研工作必须相互依存,共同发展。

  把握教学教研的外部空间,教研是客体,知研合一。无论是做教学还是做教研,知识都是必备条件,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知识素养、知识境界,教学教研无从谈起。教师要教学生一碗水,首先得有一桶水,由此可见,教师学科知识储备的比例要远远大于所传授的知识比例,推想开去,学科教师不仅仅要有深厚且扎实的学科知识,还要有超出学科之外的相应的知识储备。把握好这样的外部学科知识空间领域,才具备参与教研的客体条件,将知识贯穿于教研过程中,形成一定的知识素养,而后层层深入,知识和研究合一,知识和研究统一,知识发挥出作用,研究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举例言之,语文教师不会写文章,写文章还蛮是错别字,数学教师不会做题,且做题逻辑思维都出问题,英语教师发音不准确,化学教师实验步骤不清晰,物理教师课堂没有拓展,地理教师欠缺空间读图能力,生物教师本末相违……其知识储备的客体能量都没有达到,何谈研究?

  把握教学教研的内部维度,教研是本体,知思合一。教学教研的内部维度分三层,我们通常说教、学、研,教是前提、学是辅助、研是提升,其实不然,不应该按照通常习惯来定位这个维度或者说思维过程。按其顺序定位应该是学、教、研,学是前提、教是学的延续或者说是延伸、研是促进学和教快速提升的本体,也就是说,学是在研中学,教是在研中教。就知识层面而言,教师所掌握的知识只不过是为了求生存而取得了一纸文凭罢了,不能说教师掌握的知识能够涵养多少文化,因为文凭归教育部管,文化归文化部管,两个部门都不相同,而教育教学归根结底需要的是有文化的教师,而不仅仅是有文凭的教师,这是从事教研的基点。教师进入教学领域后的学习才是至关重要的,备教辅改考研析都需要重新学习,要在知识世界里寻求突破,才有利于教的快速提升和研的不断深入。这需要思维方式的不断转变,思维方式转变了,思考的模式,思考的层次才会在不同中产生影响,才会在影响中找到共鸣,才会在共鸣中形成研的价值和效益。

  把握教学教研的全面整合,教研是本位,知行合一。教育是良心工程,学教研更是这项工程的中心,学中有教研,教中有学研,全面整合,全面推进,把良心工程上升到良知的范畴,实践才能产生真知灼见,知中有行,行中有知,以知为行,知决定行。著名心学大师王阳明的教育思想中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他说:人之一生,第一,立志、勤学、改过、责善。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衡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而且立志可以促使勤学,凡学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笃也;第二是独立的治学精神和能力;第三是循序渐进与因材施教;第四是强调身体力行。我们追求学教研全面整合,是在教研的本位上不断反思自我认知、自我革新、自我开悟的过程,而后探寻到学教研的精髓以致达到完美的提升和教师思想的全面转型。钻教材变成研教材,钻教学变成研教学,钻课程变成研课程,绕开纸上谈兵式的泛泛而谈,取而代之的是实干加巧干加精干,催生教师教学领域全面涅槃,催生教师教学思想的全面重生,催生教师本人文化内蕴的全面形成。既是学者之师,又是教者之师,更是研者之师。教师再不仅仅只是传授课本知识的教师,而是延伸成为生涯规划师、生存规划师、生活规划师和学问家。

  教研路上需要知研合一,知思合一,最根本的还是知行合一,唯有如此,我们的教育也好,教学也罢,才能真正回答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怎么去的问题,也才能更加贴近新时代赋予我们的教育新要求,培养什么人、为谁培养人、怎样培养人这一根本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