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师生文苑

教师作品:扁担


父亲有一根约2米长的扁担,桑木材质,笔直挺拔,表面溜光。被藏在“吱嘎吱嘎”的门后面,以便农活时方便使用。扁担作为家里农活的主要承担者,父亲很喜欢它。

这些年,在父亲“贴心宝贝”——扁担的陪同下,我们这个小家也发生了很多耐人寻味的故事。扁担无形中也是一种精神食粮的存在,它记载生活,也雕刻着父亲这一代人教育我们的辛酸往事。

扁担与父亲非常匹配,身高也差不多,都略微偏瘦,但韧性极强且昂首挺胸。小时候,我跟妹妹常常模仿父亲与扁担的样子,笔直的站在那里,比拟他们那山峰般的雄伟,顽强而坚定。记忆中,不管父亲干啥,第一个启用的就是扁担,扁担几乎成了父亲的代言人。只要外出,父亲在哪,扁担呢,也形影不离地站立在父亲身旁,像两个守护神似的,守望我们这个家。

农村的父亲很忙,很辛苦,我的父亲也不例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我们这个家奔波劳碌。虽很少有时间与我们相处,但每当夜里闲暇时,父亲总爱打磨他的扁担,那时还定会拉上我们兄妹,我们虽干不起农活却能体验农活的艰辛,这也许就是父亲的本意吧。期间,父亲还会给我们讲为人处世的道理,教导我们活着的意义。回想起来意味深长,那些夜晚虽只有繁星点点却“心”光耀眼。

父亲的扁担上有潸然泪下的责任担当。每每开学之际,父亲总是最忙、最开心的。忙着用扁担将一担一担的粮食挑去集镇上换取学费,忙着用扁担挑起我跟妹妹的被褥和生活用品去报名。满怀期望地送他的两个孩子去上学。路程遥远从不歇息,一个劲的向前冲,生怕耽搁上学。望着汗流浃背的背影,听着扁担“咯吱咯吱”的喘气声,我几次询问父亲累不累。父亲只是笑笑后回答道:“换肩挑不累,只是汗多而已,不碍事”。

父亲的扁担下也有“绝望”的成长时刻。父亲很严肃,有时候严肃得让人心生畏惧。儿时只要犯倔脾气把父亲惹毛了,必然少不了父亲的扁担“伺候”。首先是一顿狂追,而后又是一番“家伙”上身,不达到父亲的目的不罢休。扁担“伺候”显得些许粗犷,效果却很上劲,我跟妹妹的“牛脾气”、“犟骨头”被治得妥妥帖帖。我们兄妹也从没有责怪过父亲,反而更加的敬畏。整个童年没有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也许就是托扁担的福吧。

而如今扁担依然陪伴着父亲。每次从老家离别,父亲依然与扁担一起为我们送行,扁担上总是挂着那些父亲认为贵重的东西带给他的孙儿、孙女。我劝父亲把东西放车上就好了。父亲却说:“我一直都是这么挑着的,我挑着舒坦”。就这样,每次离别老家,父亲与扁担都得陪伴着我们走很长一段距离才肯停下脚步。

这些年,我们兄妹已经长大成人,我渐渐的发现我的父亲就是扁担。然而扁担又不仅仅是扁担,它在父亲手里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融为一体看似无形却又有形。就像我们家没有模板雕刻的家风家训,但是看到父亲的扁担亦或是想起父亲的扁担,家训历历在目,我想这大概就是父亲扁担里的家训吧,用生活教育我们成长,用实践让我们明理。虽不是“正规军”,但明白开来却是那样的挥之不去,永生难忘。扁担虽不能行走,但扁担必须传承。我曾给父亲承诺过,那条扁担将来我要保存下来,用扁担的故事去教育我的孩子,我孩子的孩子……把我们扁担里的家风家训代代相传。

作者:宣恩县万寨乡中心小学  蒋田